第十二届雄飞杯
(2019-02-26)
      上个周末我和我们剑道队的另外四个人,还有老师一起去了洛杉矶打比赛。比赛的名字叫雄飞杯(Yuhihai),一般都在五月份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举行,是一个为期一天的比赛。参加学校有
       UC Berkeley(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UCSD(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 UCI(加州大学欧文分校), UC Davis(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 UCSB(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 UCR(加州大学河边分校), Cal Poly Pomona(波莫纳加州州立理工大学)
                                                                  
 
     比赛有无护具组,级位   
 
       因为我们学校五月十几日就放假了,大家一般都不在,所以我们没有参加过这个比赛。今年我们学校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大方,给我们五个队员包了机票宾馆,送我们去了洛杉矶。    
 
       周六早上从纽约飞到洛杉矶,到了的时候已经下午了。我们回酒店放下东西就去吃晚饭了。因为纽约和加州有三个小时的时差,还没到九点大家都困得不行了,在酒店一边喝711买的迷之红酒一边尬聊提神。
 
       第二天早上醒来整个人非常的紧张,我这个话痨连话也不想说了。学校挺大挺漂亮,毕竟是当年有底气拒绝我的大学:)))。
 
       到了体育馆感觉很虚。从开始练剑道,基本任何一个我参加过的比赛,我们学校都是一开始就以人数压制。做热身的时候用小学班主任当年骂我们的话来说“就听咱们班声最大”。然而这次其他学校都十几个人,我们学校只有五个,这种感觉真是很虚。
 
       从热身开始虽然人数很少,但是我想做出很有气势的样子。然而,这么说吧,我人生中第一次觉得自己嗓门不够大就是那天。于是卖力做完热身之后我觉得我已经累得可以说再见了。
 
       这次来的态度就是尽力就好,并没有期待任何成绩。毕竟加州大学系列是出了名的强。他们有很多入大学之前就打了很多年剑道的。我们另一个队长和我说,午休的时候他听到两个人很随意地说自己练了十几年。
 
       上午是级位组,无护具组,女人组,还有段位组。段位组基本就不要想了。这次一共有三个国家队的大学生。大家开心就好。
           打女人组的时候,我是抱着立刻去世的心理入场的。结果我的第一个对手是个新人,我的了两分。第二个也是个新人,我得了两分。第三个对手打得很好可是那天我的运气很给面子,又赢了两分。第四个对手打得也很好,打了六分钟,加时赛我又人品爆发得了一分。

 
       这场是和上一场打的,岔气,抽筋,累死了。心里想着下一场如果是连着的,我要申请休息。
 
       下了场之后还挺开心,觉得我肯定能拿名次了,让我朋友去问问,然后他给我的答案是我赢了。我:我赢什么了。他说你刚刚打的是决赛。
 
????????????????????????????????
 
      万万没想到啊。我只能说我被喜悦冲掉了脑袋。
 
 
       剩下的一天就在我的极度自我沉溺和满足度过了。下午的团体赛大家都很努力,但是毕竟对面都是练了好几年的日本人韩国人。我很光荣地输了下午所有三场比赛。有一场打了一个国家队的选手,只能说人家能进国家队是有理由的。  
 
 
       另外有一场的对手让我生气到爆炸了。气合的时候不知道嘴里在讲些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的嘴是租的,让人听着贼烦,还能透过面看到他在迷之微笑。得了一分之后一直粘着我,超级明显,还被判了犯规。那场比赛打得我气到爆炸,我大概一辈子气合也没那么响过,但是还是不争气地输了。
虽然当时很生气,不过事后想了觉得我也有错。不应该这么容易生气,因为事实证明生气真的很费体力。还有不应该任由他贴着我,不应该猛推,毕竟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八百多斤的孩子了:))
 
       结果万万没想到这老哥比赛之后加了我的fb,聊着聊着发现我们出乎意料得有话讲。现在已经是可以一起通宵打游戏的革命友谊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场比赛还是非常开心的,因为我赢了个第一,也算没白来了。又有资本可以再吹二十年了。我怎么就这么棒呢???
  
       另外有一场的对手让我生气到爆炸了。气合的时候不知道嘴里在讲些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的嘴是租的,让人听着贼烦,还能透过面看到他在迷之微笑。得了一分之后一直粘着我,超级明显,还被判了犯规。那场比赛打得我气到爆炸,我大概一辈子气合也没那么响过,但是还是不争气地输了。
虽然当时很生气,不过事后想了觉得我也有错。不应该这么容易生气,因为事实证明生气真的很费体力。还有不应该任由他贴着我,不应该猛推,毕竟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八百多斤的孩子了:))
 
       结果万万没想到这老哥比赛之后加了我的fb,聊着聊着发现我们出乎意料得有话讲。现在已经是可以一起通宵打游戏的革命友谊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场比赛还是非常开心的,因为我赢了个第一,也算没白来了。又有资本可以再吹二十年了。我怎么就这么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