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剑道赛报道之哈佛升龙杯心灵暴击篇
(2019-07-10)

        经过了罗格斯大学赛对我虚荣心的完美暴击和对我自尊的严厉羞辱,我化悲痛为力量,化羞耻为努力,开始了一周五次的剑道集训(我的GPA大概是不想要了)。我这种无耻又不思上进的人会为了我整体的剑道水平突然集训吗?当然不会?? 那这是为了什么呢?二旬老汉突然沉迷日本神秘武道,身为大学生的她每天深夜而归,走火入魔的背后究竟是人性的毁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那是因为哈佛剑道赛又要来了啊??????
      前情提要一下,哈佛升龙杯在每年三月我们学校的春假最后两天进行(这个时间点真的很坑,不管你在世界哪个犄角旮旯玩得正嗨,只要你在我们剑道队,到日子了照样得乖乖滚回来比赛)。举行地点在哈佛大学土豪的体育馆里。哈佛升龙杯算是我们赛季的一个重要比赛。它的第一名奖杯是二十三年前第一届升龙杯举行时日本政府送给哈佛大学的。
       名校就是不一样啊??
       这次参加升龙杯的有十六所大学:世界最强的纽约大学,加拿大的麦吉尔大学(他们的竹刀还放在车里然后车被拖走了,比赛之前到处借竹刀是真的惨),哥伦比亚大学,波士顿大学,伦斯勒理工大学,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哈佛大学,康奈尔大学,德雷克赛尔大学,布朗大学, 高线大学,加州大学河边分校,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我差一点就决定去了的学校!老乡!!),还有华盛顿大学。
       眼尖的小朋友们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特别之处。。。是的老弟们,一群西海岸的大学生还有十秒到达战场?? 上次是我们过去比赛了,这次他们过来了。。。过来了。。。。
       为什么我听起来这么绝望,因为上次我去加州比赛的时候,他们也没那么厉害,不就是有那么三个美国国家队的大学生吗。。。不就是团体赛被秒了好几次吗。。。在场边听到两个人闲聊。A:你练剑多久了啊 B:没多久没多久 也就七八年 你呢?A:我也没多久,才十年左右。
       没事 生活不就是酸甜苦苦苦苦苦苦吗??
      然后我前一天晚上就放飞自我了,然后我就吐了,也就那么十几次吧。在大巴车里的厕所吐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很看司机的开车水平。
       然后就开始比赛了啊,我又等了那么三个小时才等来第一场。第一场就打了一个我的圣地亚哥老乡。经过两分多钟的菜鸡互啄之后我终于赢了。然而下一场我的对手是一个两米多高的上段壮汉。
       呵呵
       这么说吧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在比赛的时候摔倒。本来就没怎么打过上段的我遇到了比董老板还高还壮的上段玩家。活着可真没啥意思。经过两分多钟的拼死抵抗,我还是输了。输的很有创意。几十年后我逝世前想到被一个巨人上段打了一个拜年逆do,我可能还能羞愧地从病床上蹦下来。最让我想死的是我这场比赛是上午的最后一场,全场的人都在看。
       唯一让我欣慰的是我一直很迷的人超好老师过来单独教了我怎么对付上段,还拍了拍我的头说做得好了,也是死的值得了。(董老板别杀我我依旧是你的头号舔狗)
       个人赛我们的战绩就是我们另一个队长拿了第三,我酸了。
       第二天是团体赛。我们要和加州的学校死磕了。我所在的NYU A队很惊险地和加州大学河边分校比分持平,从小组赛出线了,进了四分之一决赛。在四分之一决赛,我们的对手是我的差一点母校—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你就说巧不巧吧。
       这场比赛的紧张程度堪称地狱了。先锋平手,我是次锋赢一分,中坚输了两分。到了副手,这场比赛最让人扎心的时刻出现了。我们的同学打了一分超级明显的kotemen,三个裁判都举旗了。然而其中一个举错了旗。
        然后他居然没有直接改过来,而是叫了停。然后那一分就,就不给我们了?????
       呵呵??
       我已经在心里用素振刀砍他挂面无数回了。那位同学之后心态就崩了,然后那一场也输了一分。大将输了一分,赢了两分。NYU A队差了一分,落选了半决赛,连块奖牌也没拿到。这是我们队自从2012年以来第一次没有在哈佛比赛拿奖牌。大家的心情自然也是很崩。A队的两个队员当时就难过地哇哇大哭,不是,小声啜泣(当然不是我,我是钢铁硬汉)。
       虽然输的真的很遗憾,这也是我们很多即将毕业的朋友的最后一次哈佛比赛。但是回到学校后我们都表示,这次虽然输了,但是反而受到了鼓励,有很多动力想更努力地练习,变得更加厉害。这样的心情可能其实比第一名还要宝贵吧。
       这里我要悄咪咪地diss我们老师两句,我们又哭又上吊又表态地,他还是在回学校后无情地羞辱了我们。果然还是董老师有人性啊。